他也以为惭愧

发布时间 2019-09-07 15:10:02 点击: 6 作者:

朱元璋十五六岁的时候。

因为常常吃不饱饭饿肚子,就到离家不远的皇觉寺当起了俗家门生,朱元璋一直跟着师傅通灵僧人外出化缘,师徒俩走南。

而镇后那一片片竹林更是清幽至极?

风餐露宿;朱元璋和师傅来到了江南水乡的一个小镇。就跟要饭的相差无几。只见小巷深深,绿树环抱,好不舒服。朱元璋顿觉心旷。

不知不觉走进了竹林,

正看得着迷,就以为脚下一阵剧痛。低头一看。朱元璋感受面前发黑。满身发软,只见一条蛇钻进了草丛,恍恍惚惚间被一个女孩背进了家门,等朱元璋醒来,坐在身旁的师傅才松了口吻,你适才被蛇咬了;亏得这位姜姑娘及时。

这样年青的姑娘竟然会用嘴吸他脚上的毒液,

阿弥陀佛。要否则恐怕你已没命了;是她用嘴把你脚上的毒液给吸出来的,在朱元璋的床前站着一位楚楚感人的村姑,只见她两颊绯红。似两朵含苞待放的荷花,而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更是活跃可爱?朱元璋真不敢想象;他感激地坐了起来,想向姑娘表示一下。

朱元璋在小南家调理了十来天,

可话还没说出口,就又倒了下去;姜姑娘赶快掏出手帕替他擦去额头上的汗珠。姜姑娘说:她叫姜小南,从小就追随父亲学治蛇伤,所以用嘴吸毒已是习觉得常了。这才依依不舍地和师傅脱离了姜家;临走时,他偷偷地把小南给他擦汗的那块手帕给带走了,手帕上绣了一对鸳鸯。朱元。

这一定是小南亲手绣的!所以他把手帕藏在最贴身的口袋里,路过几年的闯荡,朱元璋大开眼界,他再也不肯意过饥一顿饱一顿的乞讨生活了,元生机数已尽,江淮大地上掀起了大张旗鼓的反元。

立马报名参了军,

郭子兴就发现朱元璋有胆有识,

智勇双全,

安徽定远郭子兴的红巾军。头扎红巾,身穿赤色战衣。举着赤色旗子,朱元璋一见就动了心,参军没多久,是个天生的将才;便把他调到元。

升任左副元帅。

很快便威名远扬。

再说小南;

自那今后,朱元璋如鱼得水,常常带着红巾军在淮河两岸杀贪官救黎民;自打朱元璋走后。终日神不守舍。她的心里以为空落落的,丢三。

肯定是对她动了心思;

所以她有事没事就往竹林里溜达,

她知道朱元璋临走时悄悄拿走了她的手帕,仿佛朱元璋在里边等着她呢?小南刚走近竹林,她赶忙紧走几步;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,只见竹林边上有一匹战马,顿时趴着一位。

满身上下血迹斑斑。

头扎红巾身穿红衣;那军人见小南走到近前,一下从顿时摔了下来。小南走近细看,见这人浓眉。

预计血流得太多了。

好像在求小南救救他!

慢慢解开军人的上衣,

很是眼熟;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?两耳下垂;那人显得很是虚弱,张着嘴却说不出话。只有那双无力的眼神不断地望着小南,小南用尽尽力把军人搀扶到家,那军人刚躺下就疼得晕过去了。小南因为是蛇医。常常给人宽衣治伤。她先端来一盆热水,所以她不像另外女孩那样羞羞答。

就在她想用药水给军人擦洗伤口时。突然发现那人的内衣口袋里藏着一块手帕,这手帕好生眼熟!她拿起细看,这手帕正是当年被朱元璋拿走的那块,这一看眼泪就再也不由得了。不用问,面前这个军人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小僧人了,看着朱元璋身上的伤口,小南的心里像刀割般地。

她一边流着泪一边为朱元璋擦洗伤口,渐渐地,朱元璋醒过来了,他此刻正领兵攻打元军。朱元璋告诉小南;他一定要推翻溃烂的朝廷!遣散。

恢复华夏。

这次因为他一时疏忽。被元军钻了空子,亏得他拼死厮杀。才冲出重围,说来希奇,这马仿佛通人性?不用牵引,就跑到了这里。

已是薄暮。

微风习习,

心中暗暗嘀咕。

小屋内晚霞辉映,小南坐在朱元璋旁边,脸上热辣辣的,看来自己和这个小僧人真是心心相印,这或许就是缘分吧!第二天;小南的父亲采药回来,见当年的小僧人此刻已是赫赫有名的朱元帅了。再仔细端详,只见朱元璋颧骨突出,眼光炯炯有神;声音。

又见小南如此钟情,

情深意浓;

模样威仪。真是一副上将军的风度,便就地提出将小南许配给朱元璋。朱元璋冲动地跪地立誓。等我推翻元朝。打下山河。朱元璋在姜家待了半个月,就立马将小南娶进我朱家,这半个月来。小南对朱元璋是体贴入微,照顾有加;二人是甜甜蜜蜜,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。朱元璋要辞。

小南拉着他的手依依不舍。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;吧嗒吧嗒往下掉,我一定会来找你的!朱元璋从床上拿起那件血迹斑斑的衣服,你把它藏好!这是我的衣服。今后见到衣服就像见到我一样;朱元璋。

小南是度日如年。

她会几天吃不下饭,

整日挂念着朱元璋的安危,她就一个劲儿地打探外边打仗的事,只要父亲外出采药回来。要是听到元军打了败仗,她会冲动得睡不着觉,假如得知元军打了。

这仗打得太厉害了,

父女俩正说着;

一时半会儿恐怕也难找到,

父亲一进门就急急地对小南说:前几天苏州城里来了很多红巾军。小南问。那你有没有看到元璋啊!父亲说:瞥见这么多部队。哪里另有心情去找人呢?我吓都吓坏了,就是去找,这人海茫茫的,忽听远远地传来一阵马蹄声。父女俩出门。

进了门,

小南想他们肯定是来打元军的,

毒液并没有跑到上边去;

只见门口有几个兵丁正扶着一个将军容貌的人往里走,由远而近;为首的那个兵丁说:适才我们将军在巡逻时被蛇咬了。你快给治治吧!见这些兵丁不是元军的装束。说不定还和朱元璋是一个队伍的,想到这儿。小南赶快蹲下身给将军检查伤口;将军的脚脖子已肿得像牛大腿,不过!

当看到一口口发黑的血液从小南嘴里吐出来时;

小南先用带子绑住将军的小腿;随后用针挑破伤口。不让毒液往上走,再用嘴把毒液一口一口吸出来,这位疼得满头大汗的将军感动得流下了眼泪,小南才知道:几天后,这位将军叫张。

也是来苏州打元军的;

小南想问他认不熟悉朱元璋。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。想想自己是个大姑娘,怎么美意思去打探一个在火线打仗的将军呢?假如人家问朱元璋是你什么人?那不是太难为情了,话没说出来。小南心里老以为压着块石头。

这天时机终于来了。

不管小南怎样奉劝;

他对小南说:

因为火线军情告急。张士诚果断要走,军中不可一日无帅。我已经脱离了几天。不敢再延误下去了,要是你能到我军中当个军医该有多好!一句话提醒了小南,她拉着父亲走进里屋,说出了自己的设法,我要女扮男装去。

从军是假。

父亲没措施;

得知小南要去从军,

父亲了解女儿的心思,找元璋是真,俗话说女大不中留,硬着头皮承诺了。张士诚冲动不已。他拍着胸脯对小南的父亲说:小南交。

你定心,小南被张士诚安排在后营。我不会让她受半点伤害,可对火线的事儿了解甚少。虽然很平安,仗一直在打。险些每日都有伤员送过来,但是小南却从来没有见到朱元璋的影子。时间一长她就心。

心想此刻元璋是指挥官。基本不轻易受伤;什么时候能力见到元璋呢?总是待在这鬼地方。这天她实在憋不住了,就悄悄地问边上的伤员,你可见过朱。

我的腿就是被他的部队打伤的;

等了老半天她才回过神来。

那伤员先是一愣,随后生气地说:怎么没见过。昨天还和他打了一仗,这话像是好天霹雳!差点把小南给打晕了,我们不是在和元军打仗。怎么那伤员咧咧嘴说:你太落后了。元军早被我们打。

朱元璋已在南京做了帝王;他想劝我们周王投降,周王不承诺,他为什么不来找自己呢?所以才打了起来朱元璋既然做了。

小南不相信这是真的。第二天她悄悄来到前营,混在部队里一起爬上了城头,城头下黑糊糊的围满了部队,正中央竖着一杆黄彪旗,旗上有一个斗大的朱字;旗杆下有二匹战马。那个男的小南一眼就认出来了;顿时坐着一男一女正在观看战况,正是她日思夜想的元璋哥,而边上那位年青女子却不熟悉,正在这时,你看这朱元璋美的,边上有个军士建议了怨言,打仗还带着。

那就是郭子兴的女儿,

此刻已成了马娘娘了;

那是他妻子,小南惊得脱口而出,你还不知道啊!那军士说:嫁给了朱元璋,看来自己真的被骗了。要是不妥面向朱元璋讨个说法,小南实在咽不下这口吻,小南不顾一切和军士们一起冲了出去;一阵猛烈的厮杀后。军中擂响了。

小南没有回去,

拍打着牢门叫唤道:

两军鸣金收兵。而是直向对面的军营冲了过去小南被看成俘虏抓了起来,关在一间黑乎乎的牢房里,她拿出那件。

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,

背起小南就往外跑。

朱元璋,你为什么要诱骗我不管小南怎么呼喊?外面没有一人搭理她;夜深了,突然门外一阵大乱;牢房里静得出奇;随即门被砸开,冲进来几。

他就暗暗下了决心,

等小南清醒过来时,她已被张士诚救出来了,自从小南为张士诚吸蛇毒,这辈子一定要娶小南!

适才得知小南被俘,

所以当晚就召集他的敢死队冒死相救,

最近由于军情告急,张士诚才没和小南提这事;他是心急如焚,由于思念朱元璋,小南的心情一直好不起来!没多久竟骨瘦如柴,张士诚只好命人把她送回家乡!希望她在家里慢慢调理,半路上小南就脱离了。

张士诚死后;

这样便弄不清他埋在哪个坑里了?

得此噩耗;张士诚心如死灰,万念俱灭,再也无心打仗了,不久便成了朱元璋的俘虏,人们根据他的遗愿把他埋在了姜巷村附近。怕有人盗墓,人们就在四周挖了七十二个坑,堆了七十二个坟墩。后来这事传到朱元璋耳。

便亲自来到姜巷村;他也以为惭愧,追封小南为妃子。她的坟被称为朱墓墩。看在小南的分上,为了在江南显示一下他这位新帝王的。

朱元璋也给张士诚封了个将军坟。直到此刻,本地的黎民茶余饭后还常常会说起这段故事呢?他又很可惜地叹了!

本文标签: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