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文观止卷四‧鲁

发布时间 2019-11-07 10:35:05 点击: 4 作者:

止于荡阴。

魏王使客将军辛垣衍间入邯郸。

因平原君谓赵王曰;

「秦所以急围赵者。

古文观止卷四‧鲁仲连义不帝秦秦围赵之邯郸,魏安厘王使将军晋鄙救赵,前与齐湣王争强为帝。已而复归帝,今齐湣王已益弱,方今唯秦雄天下:以齐故。此非必贪邯郸,其意欲求!

此时鲁仲连适游赵,

百万之众折于外,

赵诚发使尊秦昭王为帝,秦必喜,罢兵去,」平原君犹豫未有所决。会秦围赵。闻魏将欲令赵尊秦为帝。乃见平原君曰;「事将奈何矣,「胜也何敢言事。」平原君曰,今又内围邯郸而不能去;魏王使客将军辛垣衍令赵帝秦,今其人在是:胜也何敢言事;」鲁。

吾请为君责而归之,

「东国有鲁连先生;

其人在此。

「始吾以君为天下之贤公子也;吾乃今然后知君非天下之贤公子也,梁客辛垣衍安在;」平原君遂见辛垣衍曰,胜请为绍介而见之于将军;」辛垣衍曰,「吾闻鲁连先生,齐国之高士也;人臣也,使事有职,吾不愿见鲁连先。

「世以鲍焦无从容而死者,

鲁连见辛垣衍而无言,」辛垣衍许诺,辛垣衍曰;「吾视居此围城之中者,皆有求于平原君者也!今吾视先生之玉貌,非有求于平原君者!」鲁。

曷为久居此围城之中而不去也,皆非也,今众人不知,则为一身,彼秦者,弃礼义而上首功之国也。权使其士,虏使。

彼则肆然而为帝。则连有赴东海而死耳;过而遂正于天下:吾不忍为之民也,所为见将军者,欲以助赵也,「先生助之奈何。楚则固助之矣。若乃梁,「燕则吾请以从矣。则吾乃梁人也,「梁未睹秦称帝之害故也,使梁睹秦称帝。

周贫且微,

诸侯莫朝。

「秦称帝之害将奈何。」鲁仲连曰,「昔齐威王尝为仁义矣。率天下诸侯而朝周,而齐独朝之;居。

则斮之。

故生则朝周。

』卒为天下笑,

周烈王;诸侯皆吊。齐后往。赴于齐曰,天子下席;东藩之臣田婴齐后至;『天崩地坼,』威王勃然怒曰,『叱嗟。而母婢也。诚不忍其!

死则叱之,彼天子固然。其无足怪;「先生独未见夫仆乎,十人而从一人者,宁力不胜,智不若耶,畏之也;「然梁之比于秦,若。

亦太甚矣。

待吾言之;

纣之三公也,

纣以为恶。

「然吾将使秦王烹醢梁王。」辛垣衍怏然不说曰。先生之言也,先生又恶能使秦王烹醢梁王,」鲁仲连曰,「固也。故入之于纣,鬼侯有子而好!醢鬼侯,鄂侯争之急,故脯鄂侯。辨之疾;文王闻之,喟然而叹!故拘之于牖里之库百日。而欲舍之死;曷为与人俱称。

谓鲁人曰;

『子将何以待吾君,

卒就脯醢之地也,齐湣王将之鲁,夷维子执策而从。』鲁人曰。『吾将以十太牢待子之君,『子安取礼而来待吾君。』夷维子曰,彼吾。

天子也;

将之薛。

天子巡狩;诸侯辟舍。纳于管键;摄衽抱几。天子已食。视膳于堂下:乃退而听朝也,』鲁人投其籥,不果纳,假涂于邹,不得入于鲁。当是时;邹君死;湣王欲。

设北面于南方,

夷维子谓邹之孤曰;『天子吊,主人必将倍殡柩。然后天子南面吊也,』邹之群臣曰,『必若此。吾将伏剑。

梁亦万乘之国,

今秦万乘之国。

』故不敢入于邹;死则不得饭含;鲁之臣生则不得事养。然且欲行天子之礼于邹。鲁之臣,俱据万乘之国。交有称王之名;欲从而帝之,是使三晋之大臣不如邹。鲁之仆妾也;赌其一战而胜;则且变易诸侯之大臣。且秦无已。

彼又将使其子女谗妾为诸侯妃姬,

彼将夺其所谓不肖;而予其所谓贤,夺其所憎。而予其所爱;梁王安得晏然而已乎,处梁之宫;」于是辛垣衍起。而将军又何以得故宠乎;再拜。

为却军五十里,

「始以先生为庸人。吾乃今日而知先生为天下之士也。吾请去。不敢复言帝秦,」秦将闻之,适会魏公子无忌夺晋鄙军以救赵击秦;秦军引而去;于是平原君欲封鲁仲连,鲁仲连辞让者三,终不肯受,平原君乃置酒。以千金为鲁。

鲁连笑曰,「所贵于天下之士者,为人排患释难,解纷乱而无所取也,即有所取者,是商贾之人也;仲连不忍为也,」遂辞平原君而去,终身不复见。「胜请召而见之于先生,「胜已泄。

「吾将使梁及燕助之;

先生恶能使梁助之耶;则必助。

本文标签: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