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过日高川河

发布时间 2019-10-29 15:44:12 点击: 2 作者:

一轮残月悄然爬上了半空。

这日黄昏;夕阳收拢最后一抹余晖,彻底落到了地平线之下:珍空松了。

望着不远处的点点灯火,因为有事,从寺中出来的时候已是晚了。这时才堪堪赶到牟郡。珍空都要到熊野的岸渡寺去听寂落法师每月一次的佛法。

每月的这个时候,

庄司对女儿开玩笑道:

以往珍空都是做过早课便的从寺中出发。傍晚的时候到达牟郡。然后在城中富户庄司家住一夜,却说庄司有一独女。第二日再赶往道成寺。唤着清姬;从小娇生惯养,庄司很是疼。

我和他说好了!

"清姬双十年华。

情窦初开,

因为风吹日晒。

便闯入房中对正在做晚课的珍空说道:

"一树之荫一河之流,

"你觉得那个来自奥州的和尚怎么样?让你们成为夫妻,对珍空和尚早已情根深种,那知是父亲的无心之语。清姬看到珍空又来了;还是一样的俊美脱俗。更添几分男了气概。清姬此时那还按捺得住心中熊熊情火;皆为前世因缘所促成之果;你什么时候和我完婚?"珍空一时。

纪伊国虽不禁僧侣结婚。但自己一心追求佛法!便对珍空道:何曾想过男女之事,"烟蓑雨笠卷单行,我心也交给佛祖,芒鞋破钵随缘化,怕辜负了清姬的。

便回房睡了;

"恐珍空还要纠缠,"我听完寂落法师的佛法,又说道:三日后定返回;那时候再说罢!"清姬以为珍空已答应,翌日一早,天还。

"听完佛法,

天色已晚,

干脆跑到外面去问对面杂货店的老板,

珍空准备动身。清姬此时却早已候在门前;见珍空出来,便对珍空说道:"珍空答应一声。一定要回来,便匆匆赶往岸渡寺。三日后,约定的日期到了,却不见珍空回来;清姬。

坐立不安。

老板说道:"半日前珍空路过;往前边走了,又问了几个路人,"清姬不信,清姬一时怒火朝天,都这:

"菩提本无树,

明镜亦非台。

形似女鬼。

发狂般往前追赶,半日后终于追上珍空,清姬准备质问珍空,珍空却抢先道: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女施主怕是认错人了,"清姬听罢!更是狂怒不止,珍空。

搭船到了岸边的日高寺;

心想一个女子怎么可能追赶一个和尚?

拔腿就跑。心中害怕,一个时辰后;来到日高川,珍空向寺中的僧兵求助!到了日高寺,僧兵本不信珍空的话,而且这女子状如。

凑巧那时正在补修钟楼,

清姬追到日高川河边。

像是要吃人,但见这和尚神色恐慌,又经不住珍空的苦苦哀求!卸下大钟搁在地上;僧兵便掀起大钟,将安珍藏在钟内,河上一艘小船都找不到,要想寻找浅滩处过河,也是一无。

清姬一时凄苦无助,一时又怒火攻心,终于化为大蛇;游过日高川河;大蛇口吐烈焰,寻遍寺内里里外外。最后看到放在地上的大钟,也不见珍空,知道珍空就藏在大钟内,便爬上大钟,上上下下卷了七道:将大钟烧了个通红。大蛇最后化为人身;清姬双眼流着血泪,踉跄奔到河边,大钟冷却后。投。

并重铸大钟;

僧兵掀开钟身,只见一一具骷髅,疾风吹过,骷髅在风中化作纷乱的尘埃,随风而去,四百年后,日高寺改名为道成寺。这天傍晚。众僧开始举行吊钟佛事,附近的男信徒都聚集过来;有个歌伎进入寺内;她头戴。

身穿白礼服,

在吊钟前开始起舞,歌伎舞得太热衷;直至信徒归去。寺僧打起瞌睡的半夜时分,仍在舞,待众寺僧都入睡後。奔向吊钟,这个歌伎突然停止舞蹈,"我恨这吊钟!我恨这吊钟!"她拉下吊钟,钻进吊。

住持向大家说明。

道成寺正是因为清姬大蛇那事;

没想到四百多年後。

在诵经达到高潮时,

清姬的遗恨还未消!几百年来都无法重铸大钟,於是众寺僧开始诵经;吊钟缓缓升起,里面出现一尾喷吐火焰的。

大蛇没法烧毁吊钟。但因诵经法力阻止。反而全身着火,滚落石阶,一路滚进日高。

本文标签:
相关文章